南北韓的和平會談
1991年12月6日,我們夫婦應北韓主席金日成之邀,一起造訪平壤,並與他在興南的麻田公館會面。

南北韓的和平會談

1991年12月6日,在北韓舉行一個歷史性的會面,文總裁前去北韓與金日成主席會面,文總裁談到宗教自由與經濟合作等議題,兩人就諸多議題交換意見,同時也簽署一份合作宣言。文總裁如實地展現所倡導之「通過真愛來統一」這句口號。

南北韓的統一將會帶來世界和平

結束與戈巴契夫總統的會晤,走出克里姆林宮時,我向隨行的朴普熙下達一個特別指示:「一九九一年結束之前我要見到金日成主席。時間很緊急!蘇聯會在這一兩年內解體。其影響會波及到我們國家。無論如何,一定要見到金日成主席,阻止朝鮮半島發生戰爭。」

蘇聯一旦解體,全世界的共產國家也會隨之沒落。屆時,誰也無法預料窮途末路的北韓會採取怎樣孤注一擲的態度,為此我感到萬分焦急。更何況北韓非常執著於發展核子武器,這就更加令人不安了。要想阻止與北韓之間的戰爭,就必須有與北韓溝通的管道,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具備這樣的管道。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見金日成主席,讓他放棄對核子武器的野心,得到他不對南韓率先發動攻擊的承諾。

終於,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三十日,金日成主席對我們夫婦發出邀請。當時我們正在夏威夷,一聽到消息就即刻飛往北京。在中國政府所提供的機場貴賓室內停留,這時北韓的代表抵達,遞出官方的正式邀請函,文件上清楚的印著平壤的官印。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誠邀統一教會文鮮明夫婦暨隨行人員一行蒞臨本國訪問。訪問期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將確保其人身安全。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務院副總理金達鉉。」

我們一行人登上金日成主席派來的北韓專機–JS215直飛平壤。不論接待任何國家總統,金日成主席從來沒派出過這種特別專機,可見這是一件極為特殊的禮遇。

專機飛越過黃海,北行至新義州,經過我的故鄉定州上空,再飛向平壤。那是特別為了禮遇我,而安排讓我鳥瞰故鄉的行程。俯視著傍晚紅霞籠罩的故鄉,我的心情非常激動,胸中湧出一陣酸楚。那真的是我的故鄉嗎?我多麼想立刻跳下飛機,奔跑在故鄉的山上,雙腳踏在昔日童年的田野上。

南北韓的統一

一九九一年我冒死前往北韓會晤金日成主席,也是因為有那樣的愛做為基礎之故。那時,我和金主席針對「離散家族的重逢」、「南北經濟互助」、「金剛山開發計畫」、「朝鮮半島非核化」,進而論及推動「南北高峰會談」等議題,達成了最後相關協定。一位反共主義者進入共產國家,打破禁忌談論南北統一,這簡直是無法想像的事情,我卻因此而震驚了世界。

拜會金日成主席之前,我曾在平壤萬壽台國會議院以「血濃於水」為主題,作了兩個小時的演講。那天針對北韓領導階層,我大力宣揚「以愛為基礎的南北統一方案」,面對武裝金日成主體思想的北韓領導階層,我按照我的方式,直言不諱地道出心中的盼望。

「南北必須統一,但是靠刀槍是不可能統一的,實現南北統一不能靠武力。韓戰明顯失敗了,若還想用武力解決問題,這顯然是愚笨的。靠諸位主張的主體思想也統一不了南北韓,那麼,究竟用什麼來實現統一?這世界不是只靠人的力量在運轉,因為有神存在,單靠人的力量是絕對不能成就的。即使在戰爭惡劣的情況中,神也能進行攝理。所以,以人為主體的主體思想,是不能實現統一的。建立統一的祖國,只有靠神主義(Godism)才有可能。如今,統一的時機正一步步靠近神所守護著的我們。統一不僅是我們民族的宿命,更是必須在我們這一代要完成的課題。如果不能在我們這一代實現祖國統一的聖業,我們在祖先和後代子孫面前就永遠抬不起頭來。什麼是神主義?就是指實踐神的完全的愛。能夠統一南北的,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右翼。只有能夠調和這兩種思想的頭翼(head-wing)思想,才有可能實現統一。若要走愛的道路,就要在全世界面前對南侵的事實正式道歉!據我所知,北韓在南韓安置了兩萬餘名間諜。請下達讓他們現在馬上去自首的指令。這樣,我就會糾正他們的思想,把他們教育成能夠為南北和平統一做出貢獻的愛國者。」

在台上講這些話的時候,我握緊拳頭,強有力地敲擊議院的講臺,結果,臺下的北韓尹基福委員長和金達鉉副總理臉部的表情越來越僵硬。我不是不知道這樣發言會給我引來什麼樣的危險,但該說的還是要說。不單是為了刺激他們,也是因為我太清楚那天的演說將直接彙報給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委員長,所以為了傳達我的意思,才特意那樣說的。

演說結束後,隨行人員嚇得臉都變白了,北韓人中有人憤怒抗議說,怎麼隨便說出這種話,會員們都擔心說:「演講的內容太激烈了,對方的反應不是很好。」我斷然回答:「我為什麼來這裡?不是為了欣賞北韓的景色。既然來到這裡了,該說的不說,是會遭天譴的。即使今天的演說成為禍因,不能見到金主席而被趕出去,該說的話也還是要說。」

弔唁金日成

後來,一九九四年七月八日金日成主席突然病故,當時的南北韓關係正處於決裂的局面。韓國境內配置了愛國者導彈,美國那邊又有主張破壞寧邊核設施的強硬派得勢,當時情況非常緊急,彷彿戰爭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雖然北韓發表聲明,拒絕一切前來弔唁的外賓,但既與金主席結盟為兄弟,我認為理應前往哀悼。

我喚了朴普熙:「我指定你為弔唁使節,現在馬上去北韓。」

「可現在北韓的狀況是任誰也進不去啊!」

「我知道這很難,不過一定要進去。哪怕要游過鴨綠江,也一定要進去弔唁完再回來。」

朴普熙就去了北京,冒死和北韓取得了聯繫,沒想到金正日委員長卻下達了指示:「文總裁的弔唁使節可作為例外,務必款待他們,接到平壤。」進入平壤,結束弔唁以後,金正日委員長在會見朴普熙時鄭重問候說:「父親經常講起,文總裁正在為祖國的統一積極努力。這次來得太好了!」

一九九四年,朝鮮半島正處於隨時有可能爆發戰爭的危機中,幸虧之前已經與金主席結下兄弟因緣,才化解了朝鮮半島的核危機,想到這些,就覺得那時的弔唁並不僅止於單純的禮節。

我之所以詳細介紹與金主席之間的會晤,是為了說明人與人之間信義的重要。我去見他是為了祖國的和平統一。我為民族命運擔心的信義與他相通了,所以在他死後,兒子金正日委員長也才接受我派去的弔唁使節。只要以真誠的心分享愛,就沒有越不過的牆,沒有成就不了的夢。

北韓之行我是把北韓當作自己的故鄉,當作自己兄弟的家;不是為了得到什麼,而是為了去付出愛。並且,那愛的力量透過金日成主席,也傳達到金正日委員長的心裡。自那天以後,北韓與我們一直保持著特別的關係,每當南北關係的發展碰到障礙時,我都盡心盡力,幫助協調溝通。追本溯源,這一切都是因為當時在與金日成主席會晤時,透過真誠地交心,建立了信賴的緣故,信賴就是這麼的重要。 和金日成會晤之後,我們就開始在北韓建設經營「平和汽車廠」、「普通江賓館」以及「世界和平中心」。在平壤市內,平和汽車的廣告塔就立了八座,韓國總統訪問北韓時,北韓人不但介紹了平和汽車廠;與總統隨行的財經界要員們就下榻在我們的普通江賓館;我們在北韓工作的會員每到禮拜天就會去世界和平中心參加禮拜。這些都是為了南北和平交流與統一,不是為了獲得經濟利益而開展的事業,目的是想要以民族愛,為南北統一作出貢獻的各種努力之一。

(節錄自「熱愛和平的世界公民」p.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