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和平運動

女性和平運動

在1991年時,以韓鶴子總裁為中心,開始了韓國與日本的女性和平運動。接著於1992年創立了「世界和平婦女聯合會」,其宗旨在於建立真愛、健全的道德社會以及通過女性真愛的心情力量來貢獻於世界和平。文總裁強調,雖然在過去主導歷史發展的是男人,但是現在已經到了「女性的時代」。他激勵女性,強調她們是能夠終結戰爭與暴力壓抑、剝削和犯罪的世界,進而成為實現充滿愛與自由的世界和平之實踐者。

婚後我跟妻子做了約定:「不管怎麼氣憤、委屈,也絕不能讓會員們感受到我們的老師和太太吵架了。將來不管有幾個孩子,都不能在孩子們面前表現出吵架的樣子。因為孩子們就是神的代表,是小小的愛之神,所以只要孩子叫一聲『媽媽』,就一定要笑臉以答。」

經過整整七年的嚴酷訓練後,妻子終於擁有母親的風範了。教會裡對妻子的各種閒言閒語都消失了,家裡也變得比以前更幸福平安,她一共生了十四個孩子。她在陪伴我進行世界巡迴演講時,每天從不間斷地給孩子們寫信或卡片,她就是如此以愛包容子女,把孩子們撫養長大的。

二十年來生育了十四個孩子,這是何等不易,可是她卻從不將苦累形於顏色。我不只一次拋下即將分娩的妻子去到國外,有時,即使會員來信說妻子的生活很艱困,恐怕會營養不良,但我也不能為她做些什麼。儘管如此,妻子卻從來都沒有抱怨過一句話,至今仍令我覺得愧對於她的是,為了配合我一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的生活,妻子這一生也是一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我的妻子是一個極具憐憫心的人,連結婚戒指也能摘下來送給別人;看到有人沒衣服穿就買衣服送給他,看到有人飢餓就買飯請他吃;有人送來家裡的禮品,她連包裝都還沒拆開就送給別人,這些都是常常發生之事。一次在巡訪荷蘭途中,有機會參觀一家鑽石加工廠,我就想趁機買一枚鑽戒送給妻子,聊表我心中對她的愧疚和感謝之情。當時沒有太多錢,就儘量為她挑選了一個自己認為還不錯的戒指,可是沒想到後來,她連那枚戒指也送給了別人。之後我看到她空空的手指,就問:「戒指哪裡去啦?」她說:「能去哪呀?不就溜走了嘛!」

有一次,我發現妻子不聲不響地把許多衣服都塞進一個大包裹裡,就問:「那是要做什麼的?」她回答:「我有用處!」

也不仔細說清楚,就收拾出好幾個包裹,後來才知道,那些包裹是要寄給國外宣教師的。「這是蒙古的包裹!這是非洲的包裹!這是巴拉圭的包裹……!」看著笑瞇瞇數算包裹的她,我感受到她那美麗的心靈世界。現在,悉心照顧國外的宣教師們,也是妻子份內之事。

一九七九年,我的妻子成立「國際救難友誼基金會」(IRFF),直到現在此組織還在薩伊、塞內加爾、象牙海岸等國家開展各種服務活動,提供貧窮的孩子們衣服、食物、病人的藥品等。一九九四年在我們國家建立了「愛苑銀行」,做為家庭扶助的中心、免費餐廳、北韓救助…等活動。早些年,她還活躍於女性組織,建立「世界和平婦女聯合會」,分佈世界八十多個國家,並且成為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具最高諮商地位之非政府組織。                

在人類歷史上,女性總是處在被壓迫的位置。然而,將來必定是女性的時代,將來的世界是以女性的母愛及親和力為基礎之和諧世界。我們已經來到要通過女性的力量拯救世界的時候了。 然而,當今的婦女團體似乎以為反對男性就是女性力量的展現,導致與男性競爭衝突的環境。而我妻子所負責的婦女組織,則是進行以宗教為根基,高舉「真家庭」的旗幟,用真愛來實現世界和平的婦女運動。不是打破家庭、衝出家庭的婦女解放運動,而是守護家庭的健全並實踐真愛的婦女運動。作為具有孝心的真女兒長大成人,成為守貞節、懂犧牲的妻子,最終正確引導子女,培養他們成為能為社會做出貢獻的領袖型人物,這就是妻子的夢想,她所引領的婦女運動,歸根究柢是為了建設一個穩固的真家庭。